旅游攻略

宁波女孩徒步西藏失踪17天 搜救队已失联4天

浙江在线09月04日讯 “燕子,你到底在哪?还安全吗?”近日,无论在微博上还是论坛里,一个名叫燕子的24岁慈溪女孩的安危让太多人牵肠挂肚。

这个“喜欢挑战”的女孩,7月14日怀揣着2000元,从慈溪出发,准备从成都骑行至拉萨,并在途经八一镇时逃票徒步墨脱。正是这次“不走寻常路”的冒险尝试,让她迷失在了墨脱的原始森林里。直到昨天,失踪了17天的燕子和另一名同伴依然未见踪影。

当地相继派出多支救援力量,慈溪市政府也将于今天派人前往西藏给以援助。

当我们在焦灼中等待燕子的消息同时,也不禁想问,当徒步、骑行等旅行方式成为一股热潮时,驴友们除了带上满腔热忱上路,是否还要多问自己一句:我真的都准备好了吗?

揣着2000元入藏的女孩失踪了

7月14日,燕子带着2000元钱从家里出发,准备从成都骑行至拉萨。没想出师未捷,向朋友借的自行车在成都就被偷了。

从原本就紧张的驴行经费里,抽钱买了新车后,燕子一路向西,克服了高强度的高海拔骑行。到达八一镇时,燕子的兜里只剩下200元钱。想了想后,她决定逃票徒步墨脱。

8月17日,燕子和两个男生结伴徒步,并在网上选择了一条逃票路线。她带着睡袋和一盒蛋黄派、一些巧克力以及手电筒,从派镇出发。因为已经进入原始森林地界,所以全程无信号,三人和外界的联系暂时中止。

而在家乡,燕子的亲人朋友也掐着天数在盼她报平安。派镇到墨脱,全程约140公里,从派镇到松林口、拉格到汗密、汗密到背崩、背崩到墨脱四站,分四天可以走完。

按理,燕子应该在8月21日出现在墨脱县城,但直到8月24日,燕子依然音讯杳无。

8月24日晚上,燕子的好友小鲁率先在微博上发出寻人启事。

8月27日,同行的广州男孩小柳走出森林找到客栈。“我们失散前,沿着水源向前走。食物已经吃完了,但还有巧克力,还能吃野蘑菇。燕子的精神状态不错。”小柳的话,带来了莫大的希望。

8月28日,米林县警方率先派出了救援队伍,30日墨脱县警方也派出第一支救援队伍,深入搜寻。与此同时,由民警和当地百姓组成的西藏救援队也赶赴救援。

昨晚,记者电话联系上墨脱县公安局民警。“我们先后派出了两支救援队。第一支在失散地搜寻,第二支在汗密周边搜救。”民警说,昨天救援队又多安排了10余人,把搜救范围扩大到了山上。

由于山上产野果野菜的地方很多,水源更不是问题,所以失踪两人游走的范围很大,这也给搜救工作带来了更大的困难。“晚上用强光,白天响喇叭,还有烟火等搜救手段都已经用上了,但目前还是没有线索。”不过,民警也很肯定,两人肯定没有到达过解放大桥和墨脱县城,因为这两处都需要登记身份证。

墨脱目前正逢雨季末期,已经接连下了快一周的雨,而从米林到墨脱落差很大,河流众多,常有瀑布。进山的救援人员越来越多,却一直没有带来什么消息,直到昨天,失踪17天的燕子和同伴依然生死未卜。

失踪17天,燕子你在哪里?

目前住在八一镇的燕子妈妈每天以泪洗面。“半夜醒来她也在抽泣,女儿是妈妈的心尖肉啊。”和燕子妈妈同住一室的客栈老板蒋姐叹息道。

迟迟没有女儿消息,也让燕子妈妈坐不住了。“她说她想去墨脱找向导带自己进去找女儿。”蒋姐说。

蒋姐并不支持燕子妈妈的想法。“搜救队进去都失去联系了,燕子妈进去不但帮不上忙,还会拖垮自己身体啊。”

蒋姐口中的这支搜救队就是墨脱警方派出的第一支8人救援队,其中包括小柳。

“按规定,搜救队进山后每天都要和局里保持联系。但自从31日上午10时最后一次联系后,搜救队已经快4天没有消息了。也不知道是山谷中卫星电话也没信号,还是发生了什么?”民警说话的语气里带着隐隐担心。

墨脱警方仍未放弃希望。“如果及时搜寻,迷路游客停留原地没有乱走的话,找到的可能性挺大的。”

但也有一些客栈老板表示了忧虑,比如蒋姐。“小柳是因为走得比他们慢才走散的,走得慢的都出来了,按说他们无论如何都该走出来了,除非是体力不支了。”


进山的搜救队已四天无音讯

从网上关注到燕子的失踪事件后,宁波万里学院的大二学生“大饼”有些后怕。

他刚刚从西藏回来,与燕子的旅行轨迹完全相同:从成都骑行到拉萨,中途逃票徒步墨脱。但与燕子不同的是,他找了熟悉环境的客栈老板从正门附近的停车场逃票进去,又碰上了6名装备专业的老驴,从正道上结伴而行。四天后,他顺利抵达墨脱,并完成骑行西藏的宏愿。

“虽然派镇到墨脱的徒步线路,有很多人在走,算是一条成熟路线了。但在徒步第一天,中午时分雾气变大时,我们也因看不清前方而差点迷路,后来全靠跟着路上的垃圾走到松林口的。”

大饼认为,当初自己对徒步原始森林认识不足,事先没有充分考虑到各种复杂情况,不过他比较幸运的是,遇上了有经验的驴友,并且走正道降低了危险系数,而且出发前各种装备食物齐备。

他的这个观点也得到了刚走完墨脱的广东男生小陈的认同。

“走墨脱前,我在派镇当了一个多月义工,经常跟着军人熟悉地形。”小陈说,即便这样,他还是碰上了一些小状况。“我们遇见了塌方,差点就下不了山。”

浙江财经学院东方学院学生吴文梁,去年曾骑行川藏线,顺利到达拉萨后,他曾表示自己心有余悸。

“比自己出发前预料的情况要困难多了,你永远不知道路上会发生什么。”吴文梁说,如果现在有朋友想骑行拉萨或徒步,他会劝对方要慎重再慎重,没有充分准备,不要轻易尝试。“毕竟生命只有一次,你不能保证随时都有好运气。”

走完燕子行程的驴友有些后怕

没有充分的准备不要轻易尝试

记者从墨脱警方处了解到,今年是他们第一次派出救援队寻找迷路游客。“前几年每年至少要出去搜救两三次,今年算是少了,可能跟驴友的安全意识提高有关。”

记者在网上搜索“墨脱”、“徒步”、“救援“等关键词,发现有不少失踪或被困求助的信息。

以2012年为例,近两个月内,就发生了3起涉及人员死亡或失踪的事故:5月末,高三学生薛超失踪,至今生死不明;6月24日,一名白姓驴友遭遇塌方不幸身亡;6月27日,一名安徽籍驴友被冻死在多雄拉雪山。

记者也从米林县公安局派镇派出所的民警处了解到,川藏线上的徒步墨脱线路,历年来已经死伤多人。

当地门巴族人顿珠,在这条线路上开有一家客栈。就他所知道的,去年和前年,都发生过驴友伤亡事件,已经有四五个人失踪或死亡。

对此,不少户外运动经验丰富的老驴都曾有过提醒和建议,“很多人误以为买几件冲锋衣,置办几样装备就可以信心满满地上路了。而事实上,这种过度自信和准备不足,势必会为户外安全事故的发生带来隐忧。尤其是像墨脱这样的地方,说它是徒步者的圣地,它的确是,但绝不能忽略这条线路的危险性。”

徒步墨脱线路危险系数高

去年近两个月内就发生3起事故

“别说墨脱了,在浙江,我们4年都参与了10余次山林救援。”杭州市户外应急救援队队长徐立军说,随着户外运动的发展,这几年浙江户外事故呈上升趋势。

他发现,容易迷路甚至失踪或死亡的,往往是因为单人行动或者领队不专业、组织能力有限,或者事先准备工作不充分就一头扎了进去。

而如今,部分驴友喜欢不断挖掘无人走过的新徒步路线。驴友多的徒步路线相对成熟,风险小。但如果另辟蹊径,则会让户外运动的风险陡增。

徐立军也根据多年的救援经验,给驴友提了三点“底线”:多带食物衣服及求生必备工具、事先充分了解路线和沿途报警点,如果去偏远山区,一定要带GPS或租个卫星电话。“一旦迷路了,团队也不要轻易分散行动,抱团等待救援。”

对于燕子曾参加的驴友群为燕子筹集救援资金的呼吁,徐立军也有自己的看法。“如今参加户外运动的人越来越多,保障公民生命安全也是政府的本职工作,但我们的社会救助体系却不完善。”徐立军举例说,比如虽然已经有户外险,保险公司也不愿做,而驴友因为公民意识欠缺,也不会想到要买户外险。

无论在墨脱,还是在浙江,近年来像燕子这样在准备不充分的情况下冒险徒步导致险情的事情层出不穷。“如果能在事故多发地点,设置更多提醒路标,通过政府购买应急救援队服务等方式建立应急救援机制以及多设保险点,这样揪心的事情应该会越来越少。”徐立军提议说
 

汇款帐号 | 公司简介 | 关于好乐游 | 商户加盟 | 法律申明 | 酒店预订 | 会员分类 | 联系我们 | 申请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