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攻略

西湖旅游攻略

车一直沿着环湖路行驶。窗外飘的是蒙蒙细雨,但好像对于西湖来说,下不下雨都是一样的游人如梭。一池微荡的湖水,四面朦胧的群山,满眼明艳的荷花,在不经意的一瞥之间,有着说不出的妩媚。虽说人们都爱用小家碧玉来形容江浙女子的秀美、柔情,但我觉得西湖不是。她更像超尘脱俗的仙子,优雅、大方,不愿躲在层层高墙里的深闺,更愿把自己的美丽展示于更多人的眼前。尽管淡淡的晨雾显示着大方中的那些许羞涩。
车忽然停了,我迫不及待的想奔向西湖,不想老爸却把我领入了西湖对面的一座庙宇中,令我惊讶不已。抬头一看,这惊讶又加深了几分,竟是岳庙。以前我从未读过关于杭州旅游方面的书,只知岳庙在杭州,却不晓竟是在西湖边上。一边是温柔似水的女子,一边是力拔山河的壮士,这种奇妙的组合令我一时间真是不知说什么好。 
庙的气势倒是不凡,只可惜正在修葺,以至到了岳庙还要在门票上一睹它的风采,心里暗暗觉得好笑。岳飞像倒是还立在那,目光里透着凛然的正气,威武锐利,但我想应该还隐隐含着些许的无奈。莫须有,莫须有!不知秦桧那老贼当年注视着这一双怒目时,是不是连灵魂都在打颤。 
从边门出去,豁然一亮,眼前是一座极富生机的园子,清新的葱翠的绿沁入你的全身。两旁的廊子里是各式的碑文,再往前就是岳飞的墓了。不经意间回头一望,竟发现来时园墙的背后赫然刻着“精忠报国”四个浓重的黑字。在一个誓死都捍卫这四个字的人的墓前,心中真是一震。那时身边恰有导游讲解,她让人们注意那个繁体的“国”字,上面少掉了一点。据说当时是因为南宋国土不全,意为山河破碎;而今那点还未点上,今人便讲那是因为台湾还未收回。听来还真是别有滋味在心头。
再走过一道小门就到了岳飞墓了。相对于雅致的园子而言,这里就显得狭小、朴素了许多。一抔土埋下了一个忠魂。土上长着青草,除了令人肃然起敬的墓碑外毫无起眼之处。墓旁伴着他的,是其义子岳云。真可谓是满门忠烈。与他们的墓相对的是秦桧夫妇的跪像,他们已在这跪了八百多年,并将永远的跪下去。忽然响起了前面园子里的那颗“分桧树”,据说是人民为解心头之愤,去其“分尸秦桧”之意。一边是千古流芳,一边是遗臭万年,历史就这么默默的静立着,是非功过自待后人评说。 
一座岳庙,所蕴含的远不止我们所看到的这么多。
飞来峰
出了岳庙,原以为接着就会游西湖。谁料老爸又把我们拉上了开往飞来峰的公车,哦,亲爱的西湖,看来只有明日再见了。
没来之前一直以为飞来峰是矗立于山石之上的一块大石,且石的底部几乎凌空。不想全然不是那么回事。飞来峰长约800米,宽约400米,称作“峰”实在是有些不恰当,叫做“山丘”或许更准确些。不过这好大一块“山丘”突兀的竖在一片平地上,倒是颇有些“飞来”的味道。 
进来之前,我们很不明智的请了位导游,以至于进来后只得跟着她在下面的山洞里转悠,顺便听听那些不知真假的故事。这飞来峰据说是从佛教圣地印度飞来,济公和尚怕它再次飞走,于是让人刻了五百尊佛像来镇住此峰。在这蒙蒙细雨的天气里,导游一边将我们从一个黝黑的洞领入另一个,一边指挥着我们看什么是济公床、济公凳,还有济公吃剩的狗头——当然都是石头而已。可惜天不作美,导游小姐又无手电,除了一张就在洞口的天然石块上表面确平滑得似济公床外,其他实在令我提不起神。倒是小路上的一棵树引起了我的兴趣。这树在夏季竟干枯得如石墨一般,苍劲的枝桠缠绕在一旁青翠的树上,构成一个个奇特的造型,别有一番滋味。
洞里转过一圈,导游就和我们拜拜了。我心里一面感慨着这钱也太好赚,一面又欣辛乐得自在,好好打量起这座峰来。山无水不秀,环山的一条银带使得飞来峰顿生几分灵气。我兴奋得一下把脚浸在水里。那水是彻骨的凉,往其间一站,顿觉心旷神怡,通体舒畅平静。虽说已在水里走了一遭,可还是觉得不过瘾,于是我鼓动起老爸老妈上山去走一趟。山上林荫遮路,路为石砌小径,每走三五步,即见一尊佛像。其中又一尊大概是欢喜佛,笑得那个开心劲,连看之人都忍不住要开怀。我也忍不住,不过是忍不住和他合了个影。待再从山上转下来,才觉玩得畅快。少适休息,走,直奔灵隐寺去。
灵隐寺 
说实话,我对于看寺庙一向是没有什么兴趣。一样的高高殿堂,一样的烟雾缭绕,呛得人受不了。果然,一进寺门便是一座“大雄宝殿”,中间供的大概是释迦牟尼,一圈陪伴着他的是十八罗汉和八大金刚,转到反面,一座观世音的高大佛像耸入眼帘。地上跪的、拜的全是善男信女。据说这里的菩萨很灵哦。
看着这庄严肃穆的菩萨,心里竟起了玩心,想和他们打个招呼,开个玩笑。于是乎我向菩萨招招手,用不大的声音说了句:“Hi,你好,你好!”但觉着还不过瘾,又加了句“Hello”。打完招呼后,我才猛然记起释迦牟尼是印度人,英文听得懂吗。嘿,管它呢,菩萨嘛,听全世界的祈祷,想必是精通所有语言。就这么胡乱想了一番,忽然觉得自己的行为好笑,大概还没人在佛堂里这么跟菩萨打招呼。一抬头恰与菩萨的眼睛相对,本还想和他多聊几句,看看他这么严肃的面容,算了,还是免了吧。 
出了这殿,我不免去想什么是佛。佛,就是神,就是抛开了人的七情六欲,超然于一切事外的人。佛,要去背起世间的一切苦难与不辛,也不管世人是否愿意舍去;佛,在卸下、并劝人下的一切大喜,要心静如止水,也不管世人有的宁愿去做瀑布。佛,如此超脱,当的还有何趣味! 
所以我总试着去平视佛,尽管他的像造得又高又大且面目肃然。 
灵隐寺还有一大殿,供奉的是药王。这对我来说是新鲜的,因为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供着药王的庙。这里相对于“大雄宝殿”来说,人情味要浓得多。两旁还颇有特色的立着十二生肖。药王与草木为伍,想必也会很喜欢这些小动物吧。 
总的说来,灵隐寺是我去过的最有意思的庙了。
 虎跑泉 
再后来,我们去了被乾隆爷誉为天下第二泉的虎跑泉。 
走去虎跑泉的小径上很有那么一种感觉。路虽是由水泥筑成的,但大概由于有些年头了,呈现出一种苍老的斑驳。左边是青翠的小山丘,偶尔也会有一两处坍圮的亭子或石凳,像在纪录岁月的沧桑。右边的树也长得茂密得很,投下来的影几乎遮住了整个路面,更妙的是在这绿树丛中竟还有一股清流顺着路旁而欢跃。水汩汩作响,无限的协调与悠扬,让人忍不住去幻想,搬一张摇椅,半躺或半卧其间,身旁一壶清茶,茶香浸润到空气中,若有若无的环绕于心间。这悠然的情趣陪上这脱俗的雅境,真乃人生一大乐事。可惜现实中无法做到,我只好默默吟一句“古池畔/青蛙一轻跃/水叮咚”,让心去体味这种境界了。 
这条路的感觉是如此之好,我不由得去想象那第二泉的风貌。相传,这泉是一位高僧口渴时看到一只老虎在不远处刨土,他后来受到指引挖下去,遂得此泉。有着这样一个传奇色彩的泉,究竟会是什么样子呢? 
近了,近了。虎跑就在前面,我加快步子走过去,兴冲冲的一看,却令我大失所望。这也叫泉?!因为名“虎跑”,于是人为地把出水处给雕了个虎头,虎头里冒出的是跟自来水差不多的一条细流。美好的想象一下子被打碎了,真觉得自己不该走完那最后的十米。 
算了,生活就是这样。当我们为一个目标追逐的时候,往往会忘记最美的风景也许就在那追逐的途中。有时,或许追到手的只不过是失望而已。所以,追逐的脚步请不要太匆匆,放慢点儿,看看身旁的风景吧。
西湖  

在杭州的最后一天,我总算去了西湖,算是去圆自己的一个梦吧。古语有云:上有天堂,下有苏航。而杭州又以西湖最为出名,古往今来,有多少文人墨客为她写下诗篇。杭州的西湖已不仅仅是一处景,她负载着太多的历史与文化的沉淀,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已成为中国文化某一侧面的象征。所以,当我提笔要写她时,总觉得无从下手。 
无疑,西湖是美的。我们去时是个雨天,看到的满是西湖的娇美。水灵灵的荷叶在风中起舞,粉嫩粉嫩的荷花含羞的为自己遮上雨帘。湖水是清的,隐隐泛着莹莹的绿。千万雨丝打在湖面上,建起一个个水泡,像极了一颗颗珍珠从水里涌出。湖畔都种着垂柳,柳枝随风摇曳,有说不出的柔情。调皮地,我钻入柳帘中,叶儿拂过我的脸,痒痒的,她也在逗我乐。
西湖有什么出名的景致,我去时不知道,在那儿时也不想知道。多好的景子也是从别人眼里看出来的,你缺了他的心境、环境,未必能品出那美来。我觉得西湖的美是浑身散发出来的,不必局限于哪一点。只要有心,必能读出属于你自己的那份美来。

汇款帐号 | 公司简介 | 关于好乐游 | 商户加盟 | 法律申明 | 酒店预订 | 会员分类 | 联系我们 | 申请友情链接